首頁| 滾動| 國內| 國際| 軍事| 社會| 財經| 產經| 房產| 金融| 證券| 汽車| I T| 能源| 港澳| 臺灣| 華人| 僑網| 經緯
English| 圖片| 視頻| 直播| 娛樂| 體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視界| 演出| 專題| 理論| 新媒體| 供稿

刷單擬列入嚴重違法失信名單 誰還在“頂風作案”?

2019年07月13日 06:52 來源:新京報 參與互動 

  7月10日起,由國家市場監管總局起草的《嚴重違法失信名單管理辦法(修訂草案征求意見稿)》(簡稱《征求意見稿》)公開征求意見。根據《征求意見稿》,網店刷好評、刪差評被行政處罰等36種情形擬列入嚴重違法失信名單。

  《征求意見稿》發布第一日,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在監管趨嚴的情況下,仍有不少人“頂風作案”——從事刷好評、刪差評的行為。為了規避監管,一位淘寶店鋪客服通過微信告訴記者,其可以針對店鋪“定制方案”,具體包括真實用戶評價以及危機公關等。還有“網友”宣稱除了能在外賣平臺刷好評外,還可以刪差評、查號碼。此外,有網友表示可以提供“全面線上運營服務”。

  “刷單是店家常用的獲客逐利手段”,經常刷單的淘寶店主小氧對記者表示,“想開店,先刷單”已經成為“業內共識”。

  針對刷單行為泛濫的現象,有律師表示,此行為已經構成不正當競爭。值得注意的是,刷單行為還有可能觸犯《刑法》的相關規定。此外,有律師提示,參與刷單者也有巨大風險,“有可能被騙”。

  刷單、刷好評、刪差評等遇嚴監管

  后果嚴重擬列入嚴重違法失信名單

  《征求意見稿》的修訂,是對自2016年4月起實施的《嚴重違法失信企業名單管理暫行辦法》的一次“大修”。《征求意見稿》不僅將嚴重違法失信名單納入對象從企業擴展為企業、個體工商戶、自然人,而且將原“嚴重違法失信企業名單”的名稱調整為“嚴重違法失信名單”。

  值得一提的是,《征求意見稿》擬規定,符合嚴重違法失信情形的網絡交易經營者和平臺,將被列入名單。

  具體說來,就是網絡交易經營者通過虛構交易、刪除不利評價、授意他人發布不真實的利己評價等方式,為自己和他人提升商業信譽和商品聲譽,或者通過將自己的商品與其他經營者的商品作不真實的對比、對其他經營者作不真實的不利評價等捏造、散布虛假事實的方式損害他人商業信譽和商品聲譽,造成嚴重后果,社會影響惡劣,被市場監督管理部門行政處罰的。

  此外,網絡交易平臺經營者存在管理制度缺失和重大缺陷,或者濫用服務協議、交易規則和技術等手段,或者以商業秘密、信息安全等不合理理由,規避、怠于履行對平臺內經營者的資質資格審核義務、對消費者的安全保障義務以及向市場監督管理部門進行信息報送的義務,或者報送信息不及時、不完整、不真實,妨礙市場監督管理工作,造成嚴重后果,社會影響惡劣的。

  按照《征求意見稿》,列入嚴重違法失信名單的企業、個人將面臨一系列限制措施。例如,在審查登記、注冊、行政許可和資質、資格、備案認定時作為重要考量因素,并依法實施相應的限制或者禁入;行政處罰涉及自由裁量時,加大處罰力度;不予享受相關優惠政策。

  網絡交易經營者被列入嚴重違法失信名單的,責令網絡交易平臺經營者在網絡交易平臺向社會公眾發出在線消費警示提示,不得為其提供平臺服務。

  需要注意的是,嚴重違法失信名單信息還將與其他政府部門互聯共享,實施聯合懲戒;還可推送給相關行業協會、專業服務機構、平臺型企業等,實施社會共治。

  記者調查:

  2188元可“包兩月”為店鋪刷好評

  含“真實用戶點評”和“危機公關”

  7月10日,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在監管趨嚴的大環境下,仍有不少人挺身犯險。記者在淘寶搜索關鍵詞“網刷點評”,與“劍三小淘屋”店鋪賣家取得聯系。為躲避監管,對方要求記者添加微信詳談。

  上述店鋪賣家對記者表示,其可“針對店鋪做具體的方案”,“運營同事會根據店鋪情況出方案和報價”。

  對方給記者發來一份店鋪優化服務合同,內含“定制方案”的表格。表格分為操作平臺、項目、數量、備注四列,項目一列包含真實用戶點評、店鋪收藏與點贊、app搜索瀏覽量、點評問答板塊建設、危機公關五種。每家店鋪價格為2188元,服務期限為兩個月。

  其中,“真實用戶點評”即刷好評,該套餐共包含42條評論,宣稱可“優化店鋪形象與排名,引導用戶進行消費,提升店鋪星級”。值得一提的是,“危機公關”服務備注顯示,可“在服務范圍內進行好評覆蓋與優化節奏調整,降低差評曝光。”

  除淘寶外,包含“優化店鋪排名”“刪好評”等字眼的廣告在QQ群中也并不少見。記者通過QQ群廣告添加了一位名為“外賣支撐部”的微信網友,其對記者表示,除了刷外賣平臺的好評,還“可以刪除差評”。店家只需要將差評截圖和商家后臺賬號密碼、店鋪鏈接發送給其即可。

  據該網友提供給記者的一份“收費標準”顯示,在某外賣平臺刪除一條差評只需120元。此外,其還提供“查號碼”服務,某外賣平臺可查虛擬號碼50元一單,另一外賣平臺則可查真實號碼,50元一單。并且,可“先嘗試后付費”。

  上述網友向記者展示的案例顯示,某家快餐店的店鋪評價中,味道、包裝、配送均“得到”最高評分5.0。該網友表示,(好評)均“模擬真實用戶”進行操作的。

  另一位昵稱為“A、專業大眾點評運營*”的微信網友對記者表示,可做“某點評運營策劃管理的所有線上服務”,“包括星級、流量訪客、人氣熱度排名、本地優質大V、收藏預約、專業的線上裝修優化等等。”

  “我們都是用真人IP賬號進行操作的,有自己的渠道和資源,全國各地主要城市都做過。大V點評一般在150到200一條,一般70塊錢起。”該網友告訴記者,“價格太低的有可能會刷不上,這個(能否成功刷上評論)是根據平臺流量來定的。”

  在與記者交流的過程中,上述網友“直言”,“這個東西(刷好評)是違規的,并不能在合同中顯示。”據其發送給記者的代運營管理合同“服務內容”,乙方為甲方提供線上的全面運營服務,服務內容包含商圈測評、店鋪診斷、團購項目設置、評價優化、好評獲取、產品結構優化、競價測試、營銷方案指定、行業訊息分享、流量活動優化(瀏覽量、訪問量)十項服務。合同乙方為哈爾濱雄途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刷單”是獲客手段,已成為業內共識?

  律師:構成不正當競爭,如構成詐騙需追究刑責

  “這(刷單)是店家常用的一種獲客逐利的手段。”小氧這樣評價刷單行為。作為一位賣家,其在淘寶混跡五年有余。從開店伊始,每隔兩日,他要刷十幾單。

  “一個嶄新的店鋪,要是想把銷量做起來,想要更多人買,那肯定得先刷銷量。”小氧說,事實上“想開店,先刷單”已成為一種“業內共識”。

  據小氧透露,淘寶刷單流程并不復雜,刷手墊資將店鋪內商品拍下后點擊收貨,賣家則需要支付刷手本金和傭金。本金即刷手先前墊付的商品價格,傭金則為這此刷單支付給刷手的人工費。“傭金在5元到10元不等。”

  小氧說,每次刷單,他都需要支付傭金至少100多元。“網上購物本來就是屬于虛擬購物,對于同一款產品,同樣的價格,更多的人還是會買銷量高,評價好的店鋪。” 小氧如此解釋其刷單的“動機”。

  對于刷單行為,北京盈科(上海)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陳曉薇律師表示,現行有效的法律法規對于刷好評、刪差評的行為已有規定。刷單主要違反《反不正當競爭法》第八條、《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二十條、《電子商務法》第十七條等有關規定,屬于以虛構交易、編造用戶評價等方式進行虛假或者引人誤解的商業宣傳,欺騙、誤導消費者的行為,構成不正當競爭。

  “這(刷單)是一種不正當競爭行為,由市場監督管理部門處依法以沒收違法所得、罰款、吊銷營業執照等處罰措施,如構成詐騙、非法經營等犯罪的,還要追究其刑事責任。”陳曉薇說。

  河北三和時代律師事務所徐楠律師告訴記者,刷單行為還有可能觸犯《刑法》的相關規定。“如網店經營者雇用刷客對同行商家進行惡評刷單,損害他人商業信譽、商品聲譽,造成的經濟損失達到一定標準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可能涉嫌損害商業信譽、商品聲譽罪;如果刷單人舉報商家刷單,以此要挾索要錢財,達到一定數額、次數、情節標準,可能涉嫌敲詐勒索罪。”

  此外,陳曉薇提醒,刷單行為對于參與刷單者也有巨大風險,“有可能被騙”。“刷單,刷信譽的兼職宣稱工資高,工作輕松,日賺300-500元的或月入上萬元。入門門檻低,馬上可以上崗等,成為廣大學生或者寶媽的第一兼職首選。騙子先以小額商品為誘餌,一步一步讓刷單者墊付更高金額。而后人去樓空,聯系不到刷單人員,所刷商品也會下架,店鋪被平臺關閉等。”

  陳曉薇說,遇到上述情況,“如果走民事訴訟程序,時間長,刷單者個人也有責任,要回墊付款的過程艱辛且幾率很小。向公安部門報警,騙子固然涉嫌詐騙罪,但互聯網犯罪被害人分布廣,偵破難度非常大。”

  新京報記者 李大偉 編輯 王宇 校對 柳寶慶

【編輯:羅攀】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热门棋牌卡片单机游戏 3d试机号走势图彩吧助手 天津时时开奖结果查询 白小姐码中特 江苏时时开奖结果走势图 山东时时是什么 辽宁快乐12一定牛走势图预测 新疆时时走势图三星基本走势 fc赛车pk 香港特码基本走势图 上海快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