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滾動| 國內| 國際| 軍事| 社會| 財經| 產經| 房產| 金融| 證券| 汽車| I T| 能源| 港澳| 臺灣| 華人| 僑網| 經緯
English| 圖片| 視頻| 直播| 娛樂| 體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視界| 演出| 專題| 理論| 新媒體| 供稿

歷史上的夏姬到底啥樣?女作家用45萬字小說還原

2019年07月12日 16:29 來源:中國新聞網 參與互動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7月12日電(記者 上官云)“歷史真實始終是歷史小說的底線。”近日,作家柳岸長篇歷史小說《夏姬傳》出版。她在接受中新網(微信公眾號:cns2012)專訪時,如是描述了對歷史小說寫作的一些感受。

  《夏姬傳》全書總計45萬字,描述了春秋時期陳君夏征舒之母夏姬的故事,這是柳岸系列作品“春秋名姝”中的一部。在35年的寫作生涯中,柳岸說,這也算對自己的一個“挑戰”。

  閉關四個月完成初稿

  《夏姬傳》的由來,最初源自柳岸的一個設想。

  “我是河南淮陽人,淮陽古稱陳國等,夏姬是古陳國人,是陳國司馬孺人、陳君夏征舒之母。”偶然,柳岸接觸到古陳國歷史中的夏姬,便開始思考,能不能通過描寫夏姬來反映不同歷史時段的陳地文化。

《夏姬傳》書封。出版社供圖

《夏姬傳》書封。出版社供圖

  “夏姬是個經歷復雜的人物,能把一個人的復雜性寫明白,是對寫作者文學功底的考量。”

  柳岸開始在舊書網上淘書,把與夏姬有關的資料全部買下來,包括一些絕版書。她還把史料中提到的夏姬曾到過的地方連綴起來,重新走了一遍。

  “實地走訪,才能找到古代人物當時那種在場感。”柳岸逐漸在腦海中連綴起夏姬的形象:一個命運坎坷的貴族女子:生在晉國,長在鄭國,嫁在陳國,流亡在楚國,終老在晉國,中間伴隨著賜婚等因素,她的經歷頗富傳奇色彩,但始終無法左右自己的命運。

  一系列的采訪、資料整理結束后,柳岸“閉關”四個月完成初稿。歷史小說寫作十分耗費精力。她對這一點感受十分深刻。即便書稿完成后,她仍會沉浸到書中去,仿佛又見到了當時的場景。

  比如,初稿完成后,柳岸關上電腦,暈暈乎乎地走出家門,走在街上感覺現實中的一切都很陌生、很虛幻,“當時正是下午六點,一下子我又進入書中的場景,公子宋送夏姬嫁入陳國的路上,也有這樣的夕陽”。

  她在街上愣了半天,直到被一聲汽笛激醒才回過神來,使勁咬了一下自己的手指,突然大笑了起來,驚得路上行人紛紛回頭。對自己的失態,很久之后柳岸都覺得不好意思,“大家都看著我,嚇得我趕緊回家了”。

  歷史真實始終是歷史小說的底線

  《夏姬傳》是柳岸“春秋名姝”系列小說之一,四部傳記體小說分別寫了春秋時期不同時間段內的四位傳奇女子,通過她們的經歷,串聯起春秋歷史。

  不過,在寫古代人物時,很多作家都無法回避一個討論:“歷史真實”和寫作中需要的“文學虛構”應該如何平衡?也經常會有讀者表示,有些作品最終呈現的人物現象和史料記載差別比較大,一時難以接受。

作家柳岸。受訪者供圖

作家柳岸。受訪者供圖

  《夏姬傳》同樣面臨著類似問題。柳岸說,“首先,我們得清楚‘寫作需要’是什么?歷史真實始終應該是歷史小說的基本底線”。

  她分析,一般來說,小說傳播的受眾要比歷史資料更廣泛,“我寫作的目的是讓讀者在愉悅的閱讀中了解歷史,抑或在藝術的享受中傳承文化。‘寫作需要’不能違背大的史實”。

  在書中,史料中有記載的部分,包括重大事件發生的時間、地點、人物,以及人物之間的關系,柳岸都依據史實架構。在不涉及史實的部分,比如細節、人物心理等,則運用文學技法進行合理虛構和想象,讓人物更加豐滿。

  雖然是描寫的是古代人物,但柳岸說,《夏姬傳》以及“春秋名姝”中其他幾本,都是在現代生活的元素之上,根據史料的記載而復原的場景和故事。

  “比如,夏姬作為女性,面對大的變故如何應對?我作為敘述者,只能把自己想象為夏姬:面對災難悲苦,面對生死離別,該如何抉擇?而我想象的空間,只能是現實生活的經驗。”柳岸也說,“我對歷史的感悟、對世事的體察等等,都會在作品中有所體現。”

  癡迷寫作的文學青年

  《夏姬傳》也好,“春秋名姝”系列也罷,都是篇幅巨大的小說,需要相當的毅力才能完成。而這跟柳岸從小癡迷寫作有關系。

  她曾是個文學青年,同很多年輕人一樣,夢想著成為一位作家。工作后更是把大部分的工資都用來買書、訂閱雜志,幾乎通宵達旦地寫作或者閱讀,希望有一天能把習作變做鉛字。

柳岸。受訪者供圖

柳岸。受訪者供圖

  但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最初,柳岸遭遇的是一次又一次退稿。她索性開始自學中文專業,工作實在太忙時,便在晚上喝一杯茶提提精神,保證至少有一到兩個小時的閱讀時間。

  她把自己在工作中的所見所聞糅進作品,其現實題材小說逐漸得到讀者認可,長篇小說《浮生》獲得杜甫文學獎、也是中國作協重點扶持作品……柳岸說,這些現實題材小說受讀者喜歡,可能是因為對生活解讀的真實性。而這些真實的解讀,得益于自己的閱歷。

  “文學遠沒有現實精彩,作家永遠寫不過生活。所以,閱歷對于一位作家來說,是寫出好作品的必備。”這是柳岸總結出的經驗,“文學是我的精神支柱,許多郁結和焦慮、失望與痛苦都從這里宣泄出去”。

  寫完“春秋名姝”四部作品后,柳岸定下了一個目標,“我希望自己能寫出比較經典、可以傳世的作品。也許很難實現,但我會一直鍥而不舍地努力”。(完)

【編輯:劉歡】

>文化新聞精選: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热门棋牌卡片单机游戏 4850香港马会最新开奖 双色球中奖秘诀 福彩华东15选5走势图 北京赛时间 657777香港开马 天津福彩快乐十分第九期开奖 广东时时官网预测app pc蛋蛋走势加拿大 黑龙江时时专家杀号 广西快乐十分玩法介绍